“你指什么?”亨利靠在吧台,修长的双腿交叠,姿态很放松地盯着杰米,但他目光中却隐藏着一丝丝的警惕和审视。

  因此所有有意夺位的人,包括皇上的几个儿子,他们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拉拢姬重璟,而病重的皇上却也没有完全失去对朝堂的掌控,他一道旨意宣姬重璟进京,一方面颇有几分监视之意,另一方面也存着几分拉拢之心。

  钱浅和姚若云虽然没留在孙阿福家吃饭,却也坐了好一会儿。太阳西沉,钱浅站起来告辞,孙阿福不放心的看了看日头,开口说道:“早些走也好,我先出去看看那些人散了没。若是没人守着了,我送你们回客栈。这一带的路绕得很,以后别再来了。”

  吕青岩几次想要迈步走开,但之前那孩子拽住他衣角的模样,不知怎地一直在他眼前晃呀晃,那双充满期盼的眼睛好像刻在他脑子里似的,怎样都忘不掉。

  火头军新兵钱浅的新伍长当然也是个伙夫,在许副将麾下的骁骑军已经混了将近五年,其实已经混到了年限,可以申请退伍了。刚看见钱浅被分过来的时候,伍长也挺吃惊,居然有个这么胖的胖子来当兵,怪不得一来就被分在他手下了呢!

  “哈!”钱浅乐了:“你可真自信。”

  “是克罗让你来的吧?”另一个把钱浅当蠢货的男人看到她之后,表现得一点都不意外。

  吕青岩虽然不太明白为啥自家娃想学枪,但孩子既然想学,那就学,只要不耽误学师门的剑法就好。

  “吕小宝吗?”许副将一边顺着姬重璟的视线看去,一边点了点头:“吕小宝可是从小练武的,不光轻功不错,枪和长剑使得也好,这一次,他也斩杀了不少夷梁人。”

  “的确。”亨利转头望向窗外,语气一如既往地平静:“从未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第1817章:王爷,请问何时论功行赏(7)

  只!不!过!作为教头,钱浅目前的职责范围是训练士兵,这意味着她短时间内无法上战场攒军功了,这对于急于攒军功升职的钱浅来说,实在算不上是个好职位。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看到从楼梯溜下来的钱浅,姚若云叹了口气:“小宝,我等你一夜了。我没办法劝你留在安平州,但也不放心让你去平阳郡,你还不到十四,独自去参军……算了,你要走就只能带着我走。”

  6762被辛博彦吓得抖啊抖,但还是乍着胆子补了一句:“主人,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乖乖的。而且,您看,我已经提交了客户资料了,您现在换系统没准会被人抢了您的位置,这位面只有两个角色开放,男主和女主,我刚刚看了,女主位置也卖出去了,您现在换系统,没准就去不成啦。主人,求求你了……我……我以后会更认真的,我保证!”

  这说明钱浅的运气比头一天好吗?当然不是!她只能更倒霉!!因为这一次,姬重璟直接撸掉了钱浅的教头职衔,说她自己本事不济,让许副将另外严选更适合的教头来负责骁骑军军士训练。

  事情也是赶巧,时逢先皇诞辰,又赶上整年风调雨顺,国库充盈,皇上有意祭皇陵感念先祖护佑国运,作为掌管祭礼的太常寺工作人员,姚行勉提前两个月就被派往皇陵为祭礼做准备。

  京中开始渐渐出现宁王拥兵自重、意图谋反的流言,也开始有大臣罗织罪名,上书弹劾姬重璟。好在皇上只是疑心重,并不是真的糊涂,他对能力卓绝的姬重璟并不十分放心,却也并不想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罪名莫名其妙的杀了自己的亲侄子与昭国最好的战将。

  钱浅知道,要验证她是不是真的能靠着一身肥肉去参军,还得出县城,离开熟人环境去看。反正时间还多,因此钱浅并没有第一时间奔着京城附近去,而是真像出门历练似的,骑着马四处乱逛了一番。

  林副将那天看过钱浅他们的演练,也没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又过了两天,林副将又带着个校尉出现在骁骑军,看样子是专门来围观钱浅演练的。

  “是啊,”钱浅一副认同的模样点点头:“姚姐姐你这样可不行,再往前走就是真正的边境了,眼下我们昭国与夷梁都是小规模边境摩擦,尚无大规模战事,边关地带边贸频繁,来来往往的异族人是不少的。你也说过,夷梁人彪悍,你这样漂亮,万一有武功高强的夷梁人看中你,我可没把握护你周全,要不你还是留在安平州吧。”

  另外还有来大姨妈。在军中,她也没地方藏月事带,也没法随时弄到草木灰,只好很浪费的用草纸和布巾。没法消毒不太干净,但也没办法,一个任务员,工作环境如此她就必须适应,没法讲究。

  “不是吩咐,是想请你帮忙蓝妮。”亨利还是一如既往地温和:“有两件重要的事,让你去办似乎更让人放心,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忙。我保证本尼会尽一切所能为你提供保护和帮助。”

第1810章:第二次考核(3)

  “过了考核我就可以订中级职称了?”钱浅眼睛闪闪发亮:“涨工资?”

  “你没看到她婆母在旁边瞪你吗?”钱浅胖手叉腰,好像个圆溜溜的茶壶:“你信不信,你再没完没了的多嘴,村里人会围着我们揍。”

  “当然可以,亲爱的。”钱浅笑了:“你知道,女人总是需要不停的逛街。”

  幸好,在她筋疲力尽之前,援军到了。穿着黑色轻甲的年轻将军带领着梁平州的守军及时赶到了。

  我靠!这个林副将看起来功夫挺厉害嘛!钱浅赶紧弯了弯腿,摆出个扎马步的姿势站稳当,伸手去抓林副将。结果林副将这家伙反应十分快的冲身后一大圈闲着的士兵招呼:“你们几个!别闲着,赶紧把这小胖子丢去新兵营,别让他在这里碍事。”

  “孙阿福,”为首的泼皮一脸阴沉的模样:“我就知道又是你多管闲事。怎么?上回挨揍没挨够?”

  “还会用剑?”姬重璟颇感意外,忍不住又瞟了钱浅两眼。剑客可是需要非常灵活的,这么胖……嗯……刚刚看到轻功不错,也许真行??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junellas.com

本站学生精品国产福利在线观看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