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难听的,既然蓝洞星上连相当于卡尔萨根的人都还没出现,就更没有相当于史蒂芬.霍金的大牛了。

程煜的声音像是有魔力,把他带进了小说里,整洁的房间变成了空旷的仓库,柔软的床变成了破旧的垫子,他几乎分不清现实和程煜用好听的声音编织出来的场景,随着文中的角色一起感受抚摸在身上的每一丝悸动和沉醉,只有此时与他唇齿相交的这个人是真实的,带着炙热的温度和一颗炽烈的心。

“迟到总比睡在渗水的屋子里好啊,”陈依依担忧地说,“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这些研究,是关于利用原子共振频率提升计时精度的原子钟吧。我问过一些投行界搞科研投资的前辈,这些项目就是给那些物理化学领域的老学究刷声望的吧。

  关键在于大众的解读,也就是价值判断部分。

暖洋洋的温泉水漫过四肢百骸,像是把周身的疲惫和寒气都蒸了出来。叶成斐开始回过神来,慢慢消化刚才看到的惊人一幕。

叶成斐:“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他脑中已经出现了一幅画面:就等美貌女记者把话筒杵到他嘴边,问他“为什么高考结束了还这么用功”,他就顺带把这个问题回答了。

程煜心口发热,话到嘴边却变了:“胡闹。这么晚乱跑多危险,我看你是成心让我担心。”

  网媒记者刘劲松显然不打算放过,继续诱导:“看得出来,顾同学应该是因为热心科研、才不在乎虚名。能不能聊一聊那份、你之前为风云基金和东海大学撰写的科研项目可行性报告呢?”

  那两个竞争对手互相看了一眼,也觉得还是先散了比较好。

程煜这下更失落了,百无聊赖地趴在床上,索性开始看叶成斐跟他推荐的小说。

  力挺顾玩一方的吃瓜网民——主要是那群在物理化学拔高难度后获益的理科学霸们及其家人,连夜欢呼他们的彻底胜利。

“不告诉你。”叶成斐笑起来,只觉得眼前人无一处不好,怎么都看不够。

程煜猛地看向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程父冷冷地哼了一声,“本来这件事实在是太离谱了,但你妈还挺喜欢那个孩子的,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柳晔华内心是崩溃的,企图用眼神向程煜传达自己没有要抢他工作的意思。

  “可是袁教授被隔离了呀,他……东海大学蔡院长那边不是说,袁教授今年没经费冷板凳么?”吴良臣一下子有些傻眼。

  找不到老婆这种损失,可丝毫不比高考考不上好大学轻。

  于是乎,本州理科卷的出题人,自然而然历年都落到了东海大学物科院、化科院的一些教授头上。

  不过事实上,东方国还是比较有追求的,暗地里还有一个暂时停留在纸面上的“南十字星导航系统”计划。目前肯跟大洋国虚与委蛇合作,也是因为自己还穷、技术也落后,暂时先跟在后面积攒一些经验、共享一些技术资料。

  叶笛在旁边看着,对双叶的恶感莫名就消散了一些。

  “谢谢秦师傅,一会儿还需要您多多指点。”顾玩也很客气。

  明明这里不是顾玩的家,只是他妹妹的家。

星期六晚上不回家的结果就是,直到星期一上学,叶成斐还全身酸痛。他不敢叫人看出异常,只能用很慢的速度走路,为此还差点迟到。稍微动一下腰就疼痛不已,站着腿酸,坐久了屁股又疼。晨会和体育课都请了假,他趴在课桌上难受得直哼哼,半点也不想理睬身边自动留下来照顾他的罪魁祸首。

  所以,后续这一两周,他一边搜集更多证据,一边也在琢磨动手的具体计策。

“请问……有什么事吗?”上一次被女孩子拦住的阴影还历历在目,叶成斐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一步。

  这特么都起码十几年了吧,约定俗成这么喊的,你丫的这有啥好杠的?

  如果老爹当年只是因为三观不合,能忍住,先离婚,再找知己,那顾玩倒是可以原谅他。

  稍稍一番波澜后,很快到了外语课。同样是做卷子热身、讲解。

  连带买票等车坐车,大约下午的时候,兄妹俩就到了方舟市北面的湖城A县。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雨宫琴音种子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